叶片子

套路良喵和套路邦哥

良喵中心。一个小段子。










我叫张子房,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一只猫。
今天最幸运的是变成猫的时候是在君主家里
而最不幸的也是变成猫后居然是在君主家里。

只能希望君主那仓鼠的脑壳什么都看不出来……。

  通体雪白的猫咪这么想着,在被子里晃了晃昏昏沉沉的毛茸茸脑袋,被拉上窗帘的昏暗的房间和晕乎乎的脑袋让他想不出现在的具体时间,更回忆不起怎么成为一只猫的过程。
眼前开始眩晕的良喵将这种无法认知时间的混沌总结为作为猫的脑容量不足。
良猫半合着眼睛把头搁在自己柔软的前爪上。

但愿君主应该是……不讨厌猫的吧。?他这么想。

“子房――还没起床吗。”外面传来君主渐近的脚步声。张良头痛地抖了抖耳朵,他该死的现在还在想现在到底是几点。想不出答案的良喵把脑袋缩回被窝里,然后在君主的敲门声中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开始装死。

真希望他以为我已经出门了。张良第一次真诚的向上帝乞求。
然卵,上帝聋了并没有听到。在被窝里的猫咪在无用的在心里默念无数次后痛苦的想到。

张良在被里里听到了钥匙插入锁孔扭动的声音和门外人闷闷的笑意,让他发慌的加快了心跳。
而且刚才因为太紧张以至于把自己整个缩在被子里,张良感觉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自己的呼吸开始错乱,心在胸膛里乱蹦。温热的体温把周围被子烘的热乎起来,张良小心的喘一口气。
他现在快要在被子里被自己的愚蠢行为闷死了。

“唉?人呢。”刘邦很晚才懒懒地起床,在客厅晃了一圈儿居然没看到自家张.人妻.子房亲亲给自己做的早饭。再看鞋柜里那整整齐齐的鞋,刘邦觉得自家小军师可能在昨天过度疲惫的工作后终于――没能爬起来。

真是难得能捉到他赖床呢,现在是还在睡吗。紫发男人翘着嘴角,抛起手里已经捂的温热的钥匙这么想到。
他打开门后却没看到人。

拉上窗帘的昏暗房间里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干净的桌椅还没被拉开使用。向房间的角落望去,床上被子的乱乱地卷成了一大团。巨大的仓鼠玩偶安安静静地躺在床头上,却没看到那个应该是还赖在床上的人。
“这是去哪儿了呢,也不跟我说一下。”刘邦叹着气走近了那团乱糟糟的被子。“居然连床也没收拾。”
刚想把被子摊开却发现被子里好像还有什么。刘邦挑了挑眉伸手在被子里摸了摸,意外地领出来了一只软趴趴的白猫。

随着遮盖物的离开,张良恍惚地张开眼睛,金色倒立着的瞳孔里映着巨大的人影。
它大口喘着气,晕晕沉沉的脑袋上突然出现一片阴影。还没适应突然而来的光线,就颇为难受地被刘邦提着脖子抱在了怀里。

这猫咪感觉有点熟悉。。――刘邦揉着怀里那软软的乖顺的一团就突然这么想,刚才那个迷糊的眼神简直撞进了刘邦心里,可他居然突然想到自家军事来。怀里的猫咪像是吓懵了,一双大大的金色猫瞳直直地看着他,对于他的放肆的触摸既不表现出抵抗也没有迎合。拉开窗帘的阳光下,白色皮毛的手感既柔软又温暖,让刘邦忍不住多摸了好几下。
良咪在他怀里用着自己最后的力气的想要跳出他的怀抱,可他软绵绵的动作在刘邦看来更像是在――撒娇。
在良喵的不情不愿的叫声中刘邦依旧撸猫发呆。

君主,再这么揉良就要没毛了。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