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片子

不可抗拒的依赖性。#短暂性失眠#

#暂时性失明梗#。#信邦#

他好像在做梦。
刘邦看着眼前那熟悉却又好像哪里不太对的人影。有让人熟悉的鲜艳红发垂在耳边,痒痒的。对方低垂着脑袋,温热的呼吸打在脖颈敏感的皮肤上,泛起一片红色。
这个距离太危险了。他好看的灰蓝色眼睛盯着自己看,甚至能感受到他撑在自己头侧手臂的温度。刘邦不适的伸手按上他肩膀想把他推开,想说什么。
喉咙却像被胶水糊了一样发不出声音,最后只能发出一节含含糊糊的唔咽。然后就感觉到那个人的嘴唇直接的印了上来。

早上被闹钟吵醒的刘邦在床上哼哼唧唧了好一会儿,才从被窝里探出只手啪的把闹铃按停。当刘邦终于迷迷糊糊半睁开眼的时候,窗外灰蒙蒙的像是还没天亮。懒得再动仓鼠脑子思考现在几点,刘邦合上睁了一半的眼睛,又攥着被子倒回他温暖的温柔乡。


评论

热度(18)